Welcome to Lepu Technology!FavoriteHomepage
N

NEWS

NEWS

Current Location:Home > News > Industry News
【首例】美国第一例可携带人造心脏:没心脏也能回家
Published:2015-01-19Views:870Share:SinaTencent
 
据科学日报报道,美国密歇根大学弗兰克尔心血管中心允许了一名佩戴有人造心脏病人回家,这在密歇根地区心脏护理方面的首例。名为“自由” (Freedom )的心脏驱动设备重达13磅,旨在保护具有死于两心室心力衰竭晚期风险的病人,正是这个设备使得美国密西根伊普西兰蒂正在等待心脏移植的24岁的斯坦.拉金(Stan Larkin)能够回家与家人共度圣诞。

    他是第一个没有人类心脏而离开密西根医院的病人,多亏了这种可穿戴技术,他成为美国具有行动独立性的特殊心脏病人群体的一员。“斯坦获得的设备是辛卡迪亚临时人工心脏,这个机械泵可以辅助他安然度过等待心脏移植的日子。”美国密西根大学心脏外科医生乔纳森.哈夫特(Jonathan Haft)这样说道。“他仍位于等待心脏移植的名单上,我们希望一旦有合适的器官,就尽快为他安排心脏移植手术。与此同时,他可以佩戴这一人造心脏呆在家里,尽快回复正常的生活,以便在机会来临时能够以最好的状态进行手术。”

这个人造心脏有两个管子离开身体,这些管子与机器相连,后者将压缩空气传递至心室,使得血液能够在整个身体里流通。在研发可携带的自由驱动之前,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唯一批准的辛卡迪亚临时人工心脏的驱动是“Big Blue”医院驱动,后者重418磅,大小相当于一个洗衣机。

由于器官短缺,Big Blue支持的全人造心脏病人必须在医院呆上几个月,甚至几年,等待合适的捐赠心脏。自由驱动的功能和Big Blue一样,是传递压缩的空气至心室,只不过它是可携带的。

这标志着在心脏疾病日益加重却仍没有合适捐赠者心脏的时期取代衰竭心脏的重要里程碑。“我心中仍有很多问题,但我迫不及待想要学习,”12月23日出院的拉金这样说道。“它让我还活着,我迫不及待想要接受心脏移植,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如何应对心脏衰竭晚期

根据美国心脏协会,在570万名有心脏衰竭的美国人中,有10%具有重度心力衰竭。当病人即使在休息时也感觉呼吸急促时,他就被诊断为重度心力衰竭。即使在晚期,治疗选项也只限于帮助心脏尽可能的抽动。

在过去的十多年间,心室辅助装置(VADs)被用于改善等待心脏移植的病人的生命质量和增强存活率。当所有的治疗方案——包括药物治疗、改变生活方式和心脏程序——都失效了,这一设备可作为终极疗法。与过渡性治疗有所不同,终极疗法要求病人余生都使用左心室辅助装置。

这些设备常用于支持心脏左边,因此被称为左心室辅助装置(LVADs),而其它的设备也可用于支持心脏右边。如果心脏两边都需要支持,那么可能就需要使用全人造心脏。

兄弟的抗心力衰竭之战

斯坦.拉金和他的弟弟23岁的多米尼克.拉金(Dominique Larkin)同时都在对抗心脏疾病。2007年斯坦在打篮球时昏倒,心脏测试显示他患有右心室发育不全,这种疾病是运动员死亡的主要原因。

由于这种心脏疾病可能是遗传的,因此医生认为他们家族其它成员也有患心脏疾病的风险。斯坦和他的弟弟被发现患有家族性心肌病,这种病会影响心脏肌肉。

某些患有心肌病——尤其是那些患有肥厚性心肌病的人——或可以过上健康的生活,只出现少数问题或症状。但其它人或可能有严重的症状和并发症。随着心脏逐渐衰竭,从整个身体抽血并维持正常的电节律变得更加困难。

外科医生植入了除颤器以帮助调节斯坦的心脏节律。他的心脏疾病加重,变成心原性休克,如果不及时治疗这种医疗紧急事故可能是致命的。11月7日,医生移除了他的衰竭心脏并植入了一个辛卡迪亚临时人工心脏。

斯坦的人造心脏最初连接的是Big Blue驱动,随着2014年FDA批准了自由驱动,他又转接到由自由驱动,同时等待心脏移植。这一举措标志着两个里程碑:作为第一例转移至使用自由驱动人造心脏的美国密西根病人,以及密西根地区第一个携带自由驱动回家休养的病人。

多米尼克.拉金的状况也需要一颗人造心脏,他仍位于密西根根大学弗兰克尔心血管中心特护病房,心脏连接着Big Blue。医生正在确定他这种重度心力衰竭的下一步最佳治疗方案。

人造心脏只是兄弟俩在漫长的心脏移植等待过程中的临时疗法,目前美国有3000多名病人在等待心脏移植。“他说他为我感到骄傲,”与职业和生理治疗师密切合作的斯坦这样说道,他现在能够带着自由驱动自由行走。不能远离电源,吃钠含量低的食物,服用一系列稀释血液的药物是他必须遵守的规则。